「啊,其實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使命感啦。」出乎意料地,說起如何踏入環境工程這一行,台境董事長張耿榕靦腆地笑起來,答案居然完全不是想像中那種充滿理想或遠見的官方說法。「那個年代啊…我們嘉義高中都是要當醫生的人,考上環工系,老實說就是沒考好啦。後來又碰上任職的公司倒閉,老闆跑路,沒辦法啊就自己創業,一開始也是沒有想到會這樣一步一步走到這裡來。」

這樣一番話,幾乎讓人直接聯想起知名廣告裡那句「我很憨慢,但是我很實在」,完全可以看出張耿榕雖然貴為公司董事長,卻仍然保有率直坦白的樸實性格,在現今企業界裡可說是相當少見,這同時也能夠間接看出台境的企業風格:誠樸勤儉,穩健實在。回頭看看這幾年新聞中那些「眼看他樓起了,眼看他樓塌了」的企業,在慣於浮誇而張揚的台灣企業界裡,張耿榕所帶領的台境,確實令人感到安心踏實。

雖然謙稱自己不過是個「沒考上醫科的環工系」,張耿榕談起自己在環境工程這個領域,誤打誤撞地成為「地球的醫生」,爽朗愉悅的語氣裡反而帶著一絲驕傲。行行出狀元,這個道理,他算是用自己的人生實證了一回。

Responsive image

在台境之前任職的公司裡,張耿榕算是相當被重用的大將。老闆將公司裡「環工」這一塊交給他與另一個搭檔全權負責,兩人幾乎算是內部創業地經營起來。誰知某天上班時眼看著工廠深鎖,門前貼了張紙,寫著「我走了。」一夕之間面臨老闆跑路、公司倒閉,資金凍結,眼看著隔天這一事件上了新聞,原本正在進行中的案子,不管是承包廠商或業主,恐怕都不再信任他們... 張耿榕回憶起當時與搭檔徹夜討論著該怎麼走下一步時,不諱言他們確實想過「乾脆逃到大陸去躲一陣子再回來好了」,然而就如我們所知那個「既然沒考上醫科,就好好把環工這條路走下去」的單純青年,張耿榕與搭檔隔天仍然胸一挺、頭一抬、牙一咬,分頭去找承包商與業主,用最大的誠意與決心去面對,最後更自己創立了台境,不只勇於承擔與面對這個看似絕路的處境,更以此為據點,開始拓展更寬廣的路。

「人生必然是一道一道的難關,我們所能做的不過就是一關一關的闖過去。」張耿榕說,自己在此之前,也不是沒有遇過那種幾乎讓人想跳海的絕境,那時都走過來了,沒有什麼不能走過去的。「雖然那種公司倒閉老闆跑路的狀況,看起來好像是很大的困難,不過我是這麼想的,一直到現在也都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。」

創業之前,在老東家較為得心應手的業務是空氣污染與水污染的處理;創立台境之後,他慢慢將公司重心轉移到土地污染的處理上。「其實各國都是這樣啦,空氣和水因為直接接觸到人體,比較容易感受得到,所以這兩者的污染也比較容易受到注目。而土地污染則是在已開發國家才會受到關切,因為土地可能要累積很長久很嚴重的污染了,才會經由農作或疾病被發現,雖然不如空氣或水那麼容易受到重視,卻是非常重要的一環。」

說起專業,張耿榕表情不由得認真起來,透露著令人信賴的氛圍。有趣的是,私底下的他,不僅是個愛搞笑的老闆,就連春節期間回嘉義老家過年,都常有公司同仁攜家帶眷去找他拜年閒聊,是個親和力十足的老闆。「我這個 CEO 的真正意思是 Cheaper Entertainment wOker,就是專門娛樂員工的。」

—摘自〈守護台灣環境的先驅者:專訪台境企業董事長張耿榕〉